HOZI - 随笔

//旁观者痴。


李知勋向前一步,将手中的纸巾强硬塞进权顺荣的手中。


他终归是见不得权顺荣的眼泪的。

他印象中的权顺荣,应当是永远意气风发,眼里装满星河灿烂,是他此生书写在曲中赤忱又灼热的少年气。

而不是被愁云惨雾笼罩,像是没了光源的星子,笑容不见踪影。

李知勋动了动唇,他说不出更多善解人意的安慰话语,他自己的心情也无处放置,又怎么能自说自话地去为那一团乱麻的少年心事开解呢?

他只是想:那个人不喜欢你,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的时间比他还长,从框着你跳舞身影的小窗口,从绿色狭小的练习室,就连画质低劣的摄像头都记录我喜欢你的过去。

可这些话又被他全数关进了匣子里,绵绵的喜爱变成了...

2019-01-17

HOZI - 40% (1/N)

1-

说实话,李知勋对于和权顺荣坐在一个饭桌上,并无太大的感想。

身边的友人还在八卦,喋喋不休说着什么天蝎座与双子座的适配度40%,前途不大乐观的封建迷信;李知勋一手撑着自己脸颊,另一只手翻动着烤肉盘里的肉,嘴上甚是没有灵魂与诚意且满脸兴致缺缺:“这样啊。”“哦。”


坐在对面的权顺荣却明显没有李知勋那么坦然。

他一别过去在聚会上的喋喋不休,发挥双子座的沉默一面,十五分钟内声都没吱,将摆在他与李知勋面前的2升可乐迅速消灭;最终肾比他先憋不住,他匆匆丢下一句“我上厕所啊”,便飞速地离开了。

朋友挠挠头,转头去看李知勋,却看自家友人自顾自地扒拉米饭,连个笑容都懒得交代一个给...

2018-12-24
1 / 24

© 麵包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