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ZI - 随笔。



李知勋走进练习室里的时候,权顺荣正抱着李灿哇哇乱叫着什么忙内叛逆期,那边的小孩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转头看到李知勋进门便喊了声哥,奋力挣脱了权顺荣跑来求庇护;李知勋被李灿带了个踉跄,权顺荣正想上前来逮小孩,其他成员又进来了——于是表演队队长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硬生生止住了脚步,转头去找好友:“圆佑我跟你说刚才——”

李灿放开了李知勋,嘿嘿笑了声,跟着权顺荣的脚步跑了过去。李知勋还没回过神来,后面主唱队的队友便凑过来,尹净汉揉了一把他的脑袋,其他吵吵闹闹的队友拉开话匣子,围着李知勋吵闹起来。

李知勋回过头,正巧与冲这儿张望的权顺荣对了一下眼。

然后那边夫胜宽喊了声“哥”,李知勋便立即将注意力转了过去。

 

——他们之间从来不是最亲密的关系。

 

在人数庞大的队伍里,说如家人般亲密,却总有个亲疏远近;例如李灿写最喜欢的哥哥是权顺荣,全圆佑与权顺荣互相pick是至亲,夫胜宽与崔韩率总旁若无人的展示98LINE的亲密,而李知勋身体力行的告诉别人他多喜欢尹净汉。

再怎么说彼此基于人类深处情感的“最”,似乎怎的都轮不到对方身上。

 

李知勋莫名想起这茬儿的时候是练习结束后的工作室里,他叮叮咚咚按着键盘,和着权顺荣在探讨《SWIMMING FOOL》的编曲,按照计划是隔天得送去BUMZU那儿进行再修改的。那边权顺荣抽空翻了下这周的行程,无意中提了句:“不知道这次回归会开几场签售。”

李知勋停了动作,侧头去看队友——“签售啊……上次还有人问我是不是和你关系不好。”他突然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惹来了队友惊诧地睁大本就不是很大的眼睛。

“啊?”

李知勋便回头不说话了,他自顾自地又捣鼓了一下电脑,才慢慢开口:“就……大概是什么什么粉,你知道我不喜欢那些的。”

“哦……”权顺荣拖了长长的尾音,兀地露出一脸大概是不甚介意的表情,“认识那么多年了,怎么会关系不好啊,想太多了。”

也是哦。

李知勋挪开了转椅,示意权顺荣来听修改整理后的音轨,权顺荣坐在了电脑前,李知勋便双脚一蹬,椅子向后滑开了一段距离。

那人戴上了耳机。

李知勋一手捞过边上记载着歌词灵感的小本子,上面潦草地写了个“SWIMMING FOOL”的标题,再往下有李知勋凌乱的笔迹。李知勋抓着笔,铅笔在他指尖灵活的转了一圈。

 

是朋友,又大抵比普通的朋友更为亲密一点。

是在之上定义上队友名分的,背负不同责任的,肩上承载着相同梦想一起并肩前行的伙伴。

是一起住在一起多年的家人。

 

李知勋的笔尖一顿,复而去看那人缩在电脑前的背影。

他微微叹了口气。

他想起数年前那个四壁都是绿色的练习室,他透过练习室的反射镜看到被自己夸的权顺荣笑的满脸都是掩藏不住的得意,便脱口而出一句:“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你。”

 

此时权顺荣听完了音乐,转过身来,带着当年一般少年得意的笑容,说:“我作曲还是可以的嘛!虽然还是多亏了知勋!”

李知勋轻笑了一下。

 

——他们之间从来不是最亲密的关系。


评论 ( 1 )
热度 ( 101 )

© 麵包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