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灰练笔。

——只有呼吸的直播。


他是听过一次的,来自那人单方面的音讯,跨越短短一个时差,从海那岸传来。

便是有些延迟的信号也未曾阻断那人透过电波传来的绵延喜爱;起初是与平时一般的不着调,有些飞扬的回应,随着话题逐渐的向岔路口滑去,那人的声音也逐渐低下。

那是就连话语的能力都被欲望淹没的喘息。

夹杂着电流的、压抑的,无法称作单音的哼声,轻轻重重的砸在他的耳边。他甚至能想像那人在呜咽中,无意识呼唤他名字,却因为被逼入名为情欲的逼仄角落中进退维谷的使唤不动声带的表情。

那人喊他韩文名字时,总比字正腔圆念中文要来得黏糊,仿佛裹了千层的蜂蜜一般,将他黏黏哒哒地硬是要裹进异国恋人倾倒而出的爱恋中。

却每每此时,只是张口,虚虚圈了口型,在手中一方狭小的屏幕中,眯了上翘的眼尾,无声地呼唤他。


——WON。


……可真是。


——WOO。


让人困扰的爱意啊。


评论 ( 1 )
热度 ( 77 )

© 麵包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