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几个片段,末世paro,96

-1
被堪堪落下的铁栅栏挡下的,是丧尸的咆哮与令人作呕的腐肉臭味。
权顺荣的背紧贴着潮湿的墙壁,这是逼仄的甬道死路,丧尸沾染干涸的污黑鲜血的手近在咫尺;他紧贴着墙壁缓缓下滑,心想着不知这铁栅栏能撑多久,自己恐怕难逃一死。
便在这时,他听到墙上机关转动的声音。
栅栏外侧的天顶上兀地露出凹槽,两管森冷的枪支瞬间降下,不容权顺荣反应,自枪口凝成血红的光,下一瞬间张开了一张鲜红的激光网,向丧尸推移而去,顷刻间寻觅食物的丧尸只剩下散落一地的肉块,空气中充斥刺鼻浓厚的血腥味,以及权顺荣的喘息。
权顺荣张了张嘴,眼在两只枪口上巡了一圈,终于在旁边看到了摄像头——他仿佛能感到有人透过摄像头观察自己,大出他意料的是,下一秒救了他的激光枪对准了他。
一把声音透过不知藏在哪里的广播声传来,掺杂着沙沙的电流:「你是谁?被咬了吗?」
权顺荣张了张嘴。
「被咬的话,杀了你,」那把声音毫不犹豫,带着些许的冰冷,顿了顿,那人又补充道:「隐瞒身份,杀了你。」
权顺荣吞了吞口水:「权顺荣……U社的生化研究员。」

-2
「我想知勋应该知道我是娱乐性AI机器人,对修复其他AI非——常的不擅长。」
JUN看着眼前散落的肢体——具体来说,应该是AI机器人的构成零件才对——皱起眉头,他托腮苦恼的模样活灵活现,人工AI模拟出来的情绪着实的传达给了在一旁帮权顺荣处理伤口的李知勋。
「我救的这个人硬是要回收他的AI,」李知勋说道,也亏得权顺荣身上都是摸爬滚打来的擦伤,涂涂药就完事,他细致检查了一番那人到底有没有被咬伤,后才冷冷的补了一句给JUN:「所以我捡你这个娱乐机器人有个屁用。」
JUN挤眉弄眼:「我可以帮你把2017年所有回归组合的主打歌都唱一遍喔,」说罢他终于从那堆人型零件里挑拣出了主芯片,他一边将芯片放入李知勋基地中间那台巨大电脑的运行外接凹槽内,一边说,「我可是比那种冷冰冰的保护用户的AI有意思多了!」
他按下运行的开关,不一会儿人型AI的3D投影便显现在了JUN的面前——设定应当是比JUN高些许,乖顺的发搭在额前,架着金丝眼镜,怎的看都仿佛是社会精英的模样;末了显像清晰了,他才开口:「战争用AI,WONWOO,开始匹配操作用户权顺荣身份,取得计算机权限中。」
JUN:「……」
李知勋回头一把钳住了权顺荣:「……你一个生化研究员怎么会有战争用AI!?」

3-
wonwoo的机身还没修复前,暂时占据的是李知勋基地的主电脑。这下jun乐的轻松了——这些本来就不是他这种娱乐用AI机器人的业务范畴,他可以给你中国舞到poping精彩表演一套,却会在计算预估丧尸的行动路线时跳出七七四十九个error。
权顺荣向李知勋问:「作为一个AI,jun是不是过于‘人类’了?」彼时李知勋埋头清点着基地里的食物存货,他随手扒拉出一根棒棒糖,转手丢给权顺荣让他随身带着当储备糖分,才缓缓开口:「我是在首都的UtopiaPark找到他的。」
乌托邦公园,首都的人潮聚集地,而首都是这次病毒爆发的中心,也是最初沦陷的地方。
「你看来不太关注娱乐新闻?」他指了指那边正被wonwoo一句「操作错误」「低级AI」给弄得团团转的jun,「全国上下首屈一指技术制造的,对‘人类感情’的模拟计算近乎完美的人工AI机器人偶像,文俊辉。」

评论 ( 4 )
热度 ( 166 )

© 麵包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