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 8012了不要那么崆峒啊。(上)

佑灰+WOOSHI。

/

权顺荣有个一表三千里的亲戚,同龄人,略长自己丁点儿不多的几天,心理年龄上却有明显差辈儿,权顺荣甚至可以喊他一声表外甥,名曰文俊辉。
权顺荣这个表面表哥天真无邪乐不思蜀,大学学的舞蹈专业,见天儿往权顺荣的舞蹈工作室钻,一来二去谋了个培训师的名号,光明正大把外卖往权顺荣工作室叫,工作每天飘着辣椒香,直把权顺荣给呛了个眼泪鼻涕一把把。

权顺荣有个发小,叫全圆佑。乡里乡亲出了名的不学无术,大学没毕业就辍学,跑去打游戏。
“就那个什么……什么,战队!”全妈妈恨铁不成钢拍着大腿声泪俱下,“讲的那么好听,不就是打游戏吗!”
彼时权顺荣正好回家,就碰到了在自家抱怨的全妈妈——他和这发小打小不对付,单方面被欺压的挺惨,但其实两人一块被吊着揍屁股收拾也不少,革命友情升华,他还是多嘴给全圆佑说了句话:“全圆佑游戏不打到世界有名,赚的钱挺多。名声还挺大的。”
全圆佑自己组了个战队当老板,不知哪儿扒拉来一群游戏打得利索的队员一块儿打得满世界有名,一年挣得奖金比权顺荣不知多哪儿去。
“有什么用!”全妈妈怒瞪,“老了看得清屏幕吗!天天对着电脑屏幕眼睛都要看瞎了,以后给人当网管都嫌你看不清耳机插孔!”
权顺荣低头默默吃炸鸡,把一句台式机的耳机麦克风插孔我还分不清呢给咽了回去。
权顺荣前脚刚被全妈妈好说歹说地地图炮一顿——你们90后——后脚全圆佑就给自己来了个电话,说战队搬楼,就搬到权顺荣对门儿。
权顺荣这会儿和文俊辉嘴巴没营养说弱智笑话,当即愣了一下:“我说这阵子门对面叮铃哐啷干啥,什么时候搬来?”
全圆佑在那头扣了扣指甲:“明儿。”
权顺荣:“啊?”

这头挂了电话,文俊辉问:“谁啊?”
“我发小,说明天要搬过对。”
“干嘛的啊?”
“打电动的。”
文俊辉一脸恍然大悟:“我说对面小楼怎么这一阵子装修,原来是来开游戏厅的啊!”

/

是以当那个“开游戏厅”的全圆佑意思意思登门拜访,又表面礼貌性邀请他发小与发小亲戚到新装修完的战队小楼转一圈,文俊辉才后知后觉地扯了扯权顺荣衣袖小声说道:“我看这不像游戏厅啊。”
全圆佑耳朵灵敏,勾着嘴角呵了一声,感觉自己像被侮辱,面无表情:“谁跟你说这是开游戏厅的?”
文俊辉瞅瞅权顺荣又瞅瞅全圆佑看不明白心情的表情,好脾气地笑笑,捏着全圆佑的手摇了摇状似握手言和:“是我误会,没想到原来是开网吧的,你这网吧开的真的好气派哦!”
全圆佑:“……”
权顺荣想到前两天全妈妈骂全圆佑老了给人当网管还看不清耳机插口,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全圆佑张张嘴想说什么,那边又有人下来了:“权顺荣,你怎么在这里?”
权顺荣抬头一看,哎哟,李知勋。
权顺荣与李知勋算半个发小,李知勋与全圆佑亲(主要是游戏打的),连带着权顺荣也与他熟悉不少。小时候刚见李知勋的时候,权顺荣还非常没眼力见地扯着嗓子嚷嚷要去告全妈妈——全圆佑小小年纪不学好早恋!末了嚷完他还仔细观察了表情阴晴不定的李知勋半晌,嘿嘿一笑说,全圆佑你女朋友还挺漂亮的!
李知勋当即骂了个粗口,抬脚十分粗暴地碾了权顺荣一顿,权顺荣才知道那是隔壁班读书牛逼的优等生,老师嘴里总挂的李知勋。
后来大学李知勋读了公共流行音乐,读到一半被全圆佑怂恿着一起出来组战队——李知勋游戏和音乐一样天赋极高,当年被问到“你到底想走哪条路”时,他硬着脾气发了个“我全都要.jpg”,咬着牙坚持学业,每天眼底挂着好一轮乌青。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写的歌去年还当了他们打的这款游戏的亚洲赛区代言歌,也顺利拿下了学位;打游戏打出的成绩亦是不俗,虽说够不上亚洲第一人,但轻松碾压国内选手确是不在话下。

权顺荣撒丫子上去哥俩好地勾住李知勋的肩膀,李知勋立即一脸难受要推,作势推了两把又收回手来。权顺荣哪管那么多,赶紧地和文俊辉介绍李知勋,说是和全圆佑一个战队的队员,打个什么ABCDEFG的位置——李知勋在旁边翻了个白眼:“说了几次是ADC。”
那边那个满脑子只管跳舞的权顺荣哪记得这么多,嗯嗯两声点头,一声总结:“总之我们知勋很厉害啦!”
文俊辉立马捧场的鼓掌。
全圆佑则用看弱智的眼神定定看了权顺荣两秒,又瞥了一眼文俊辉,丢下一声冷哼,“我去训练。”

/

文俊辉这人微博上粉丝挺多,三分之一来看他跳舞的,三分之一来看他脸的,三分之一来看他和他的好看亲戚(权顺荣)的合照并摇旗呐喊搞基的。
无奈权顺荣出身不在大城市,说难听点是个乡下的孩子,淳朴的人民拥有着老旧的思想包袱:恐同。

“俊尼啊,你要跟你的粉丝讲,我们堂堂男子汉,不、不搞七搞八的!”
这是当权顺荣第不知几回看到疯长的at中,占大多比例的“在一起”,惊恐万分地再次与文俊辉重申自己的性取向。
文俊辉哈哈笑了两声,根本不介意权顺荣到底在恐惧什么。他收拾了下课的行李正打算往对面小楼跑,没走两步又被权顺荣逮了回来——“你最近怎么老去找全圆佑?”
文俊辉眨了眨眼,脸上满是疑惑,“没,我去网吧上网啊。”

这话还得从文俊辉三不五时碰到晚上出来觅食的李知勋说起。
文俊辉的合约签在了权顺荣的工作室底下,也许是那一层淡于水的血缘关系,文俊辉接私活权顺荣也从不过问。是以前阵子文俊辉接了个编舞,国内某十八线小糊团的,他就开始了整天把工作室当家,白天揪着学员练舞,晚上盯着视频改动作和动线。
战队小楼和工作室的街区内有条小吃街,文俊辉便在那边碰到过趿拉着拖鞋出来吃饭的李知勋好几次,一开始也只做熟人来看,碰上人多几次拼桌,尬找话题聊了几次权顺荣,竟然也那么熟了起来。

李知勋莫名还挺惯着文俊辉的。
文俊辉老喊他们训练基地叫网吧,还没心眼儿地说下次去你们网吧上网。结果李知勋还真应了下来,在基地找了台空机子,说随你来上机。
位置就在全圆佑旁边。
全圆佑明明是战队老板,可不管经营,又架不住李知勋游戏打得溜是战队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于是憋屈地敢怒不敢言。
文俊辉来上机第一天,看到全圆佑就乐了:“老板你也来上网啊!哦不……这个网吧是你开的!”
全圆佑正绷着个脸做这个月的直播指标——他们战队管经营的尹净汉给的任务,他才不管你是不是老板——他游戏正紧要关头,手上动作顿了一下,立马GG,弹幕上飞来一片幸灾乐祸的哈哈哈,夹杂着“wonwoo大神您开网吧了啊?”的疑问。
全圆佑转头便看到文俊辉将包往边儿一放,嘴里嘟哝着你们这配置还挺好的呀——他晃了晃鼠标在电脑里逛了一圈,拧着眉头又问:“你们网吧就一个游戏吗?”
可不就一个游戏,这整间屋子都只打这一个游戏。全圆佑眯着狐狸眼心中腹诽,心想这文俊辉和他亲戚可真是深刻DNA一脉相承的傻。

于是文俊辉就每天来这免费上机了。

文俊辉被强硬托付给权顺荣,少不得权顺荣知道后隔三差五地来基地逮人。偏生文俊辉一来二去
觉得全圆佑颇有意思——主要还是长得好看——每天不忙的时候便溜达过来围观全圆佑做直播。偶尔全圆佑会开摄像头,粉丝们这就逮到了盘正条顺的文俊辉,小伙子好看还话多,估摸着还不知道全圆佑还开着摄像头,好几次凑过来眨眨眼瞅全圆佑屏幕,间或着上去摸摸搂搂抱抱,全圆佑一开始还有点别扭,回头就习惯了。
权顺荣这情况撞见多了,拧着眉头就有点不是滋味儿。他蹲在李知勋的机子旁,顺着屏幕和屏幕间的缝隙看过去,小声嘟哝:“你说,俊尼和全圆佑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权顺荣有封建糟粕思想包袱,就是恐同。
李知勋面无表情,盯着屏幕,“哪里奇怪了?”
权顺荣掰着手指给他数:“你看啊,又搂又抱的,就差拉手……操,回头不会亲上吧!全圆佑你放开我亲戚!”他越说越觉得生气,一下噌地站起来身手矫健地窜了出去。
李知勋:“……”


评论 ( 19 )
热度 ( 300 )

© 麵包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