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 8012了不要那么崆峒啊。(下)

佑灰+wooshi

/

什么叫做一语成谶。
这阵子at权顺荣的粉丝少了,文俊辉和全圆佑家的粉丝纷纷扒出了那个最近老在全圆佑出没的漂亮哥哥是文俊辉,一时间全圆佑的直播间多了不少人。
权顺荣天天在李知勋身边嘟哝着这要不得,我觉得全圆佑别有居心。
结果某天他咋咋呼呼推门进基地的时候,就看到全圆佑和文俊辉背对着他,侧头接吻接得像台湾偶像剧;权顺荣身后跟着表情波澜不惊的李知勋,他手里还提着外卖。
权顺荣惨叫一声,转头就夺门而出。

那边两个小情侣吻得难舍难分,被权顺荣这一声响惊得立即弹开,全圆佑听到文俊辉低低地说了声:“坏了!”
怎么,这两个人在网上艹骨科CP还艹出真情实感了?全圆佑挑了挑眉,从鼻间哼出一声疑问:“嗯?”
文俊辉一拍大腿:“顺荣他恐同啊!”
全圆佑:“……”

站在门口侧身给权顺荣让道儿的李知勋施施然放下了外卖,瞥了那头两个人一眼,转身慢悠悠地去找权顺荣了;他熟门熟路地去了对面小楼的工作室,在工作室专属于权顺荣的休息室里,找到了还处在震惊之中的权顺荣。
李知勋坐到了权顺荣面前,语重心长开口:“顺荣啊,都2018年了……”
权顺荣抬头就是一个打断读条:“知勋,你说同性恋会不会传染啊。”
李知勋:“……”

是以李知勋用了一个晚上劝了权顺荣,让他求同存异,都现代社会了不要搞性向歧视,而且同性恋不会传染,是性向的一种。好在权顺荣傻归傻,但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隔天虽然还是有点别扭,看到文俊辉的时候还会热情地呼唤一声“俊尼”,而见到坐在文俊辉边上的全圆佑,他则重重地用气音表示了对发小性取向的支持:“哼!”

权顺荣问李知勋:“他们怎么就突然一下在一起了呢!”
彼时李知勋正盘腿坐在权顺荣休息室的沙发上,低着头玩他的游戏,颇是心不在焉地回:“大概是两个人都长得好看吧。”
权顺荣:“我也觉得知勋你长得好看啊!我就不。”
下一秒李知勋便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权顺荣,看似有些被夸奖的不好意思,又掺杂了其他什么权顺荣说不出来的情绪。

/

权顺荣想半天就是没明白发小怎么和亲戚搞上的,他还是对此有些许的抵触,每每看到文俊辉要放飞自我时会像疯了的仓鼠一样直接弹起来,小炮弹一般的“山要来就我我溜得飞快”。
文俊辉为此发愁,他现任男友总是安抚性地轻轻顺顺他的背脊,用微笑与言语为自己的发小正名,表明权顺荣并没为此疏远文俊辉。他笑说:“呵,那个弱鸡。”

作为好饭友的李知勋在多次听文俊辉抱怨这件事儿后,(被迫)承担下了开解权顺荣的任务。
奈何人称战队第一ADC,战队最强大脑的李知勋,在心理辅导方面毫无任何建树。
李知勋中午起床眯着眼睛在洗手台前刷牙——十二点,网瘾少年的清晨——他想了半天得出了让权顺荣转移注意力的法子,于是一边拎着外卖单从三楼宿舍下来,边给权顺荣发了个line。

李知勋邀请权顺荣和他一起打守望先锋,还开了直播。

权顺荣挺少收到这个半拉竹马的游戏邀约,一时之间什么觊觎亲戚屁股的发小这种烦恼都抛到了脑后,一下班便往战队小楼跑,进门时开心道:“知勋你终于发现我的天分了!”
李知勋翻了个白眼。

——因为事实是,权顺荣打游戏菜的一批。

在李知勋第几次怒骂权顺荣不要瞎送人头时,直播弹幕一阵2333哈哈哈哈哈哈,笑骂李知勋屌没素质,硬带菜比玩游戏还要喷人操作烂。
李知勋抬眼皮去看权顺荣,那人捏着下巴认真看屏幕,嘴里不服输说着下一盘一定少送人头,又在嘴里念着按这个出什么招;李知勋定定看了几秒,目光便移回了屏幕上,末了收了臭脸,轻声气音笑出惹得弹幕又是一阵“woozi大大好苏”。
李知勋点了准备,道:“我乐意。”
粉丝:……?哪来的xxj啊

那边文俊辉十分捧场他的便宜亲戚,他坐在自己的机子前守着李知勋的直播间,鼠标点击间就送了几个礼物,旁边的全圆佑开直播打弱智小游戏杀直播时数,他今天懒得玩儿需要太动手的游戏——全圆佑抽空看了一眼文俊辉的屏幕,道:“你都没给我送过礼物。”
文俊辉顿了顿,看了一眼全圆佑的屏幕,迟疑道:“呃……wonwoo大大Flash小游戏操作真6?”
全圆佑满足地转过头去。

/

幸而战队正处于最闲的时刻,教练也就对队里的双ace每天带人犯弱智的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
这么一来二去,权顺荣沉迷给李知勋拖后腿,倒也忘记了他恐同这事儿。就连亲戚和发小怎么好上都不再追究。

文俊辉和全圆佑好上这事儿,还得从文俊辉360度无死角的不过大脑直球说起——他一开始是真没打算和全圆佑为耽美界增砖添瓦的。
文俊辉此人天真烂漫,架不住全圆佑是网吧门面之一颇得他喜欢,于是张口闭口就是圆圆,圆圆好帅,圆圆游戏打得真溜,操作风骚走位淫荡,直把全圆佑夸得不形于色之膨胀。
又有人说,好看的弯人就该和好看的弯人在一起。
而全圆佑这人恰巧就是个弯的。

他是弯的这事儿从没和权顺荣说过,倒也不是说他知道权顺荣恐同——这事儿他还是听文俊辉说才知道的——只不过是因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全圆佑认为,我出我的柜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作为光荣出柜大军一员的全圆佑在过度膨胀后,原先看文俊辉仿佛看傻瓜的眼神都带上了粉色滤镜,颇有点就算是笨蛋那也是我的笨蛋的意味,某天两人去吃饭时便告了白。
反观文俊辉,傻里傻气也挺喜欢全圆佑,他思来想去一圆圆那么帅,二圆圆那么帅,三两人相处还挺愉快的,就答应了。

全圆佑和李知勋简短概括了一下他与文俊辉的闪电恋爱,颇是有点长得帅就能为所欲为的模样。
他和李知勋正搭伙吃饭,权顺荣和文俊辉这阵子出去跑商演,大概需要一周,战队的直播水准终于又回到了正常水平。
李知勋听完全圆佑言简意赅能省则省高度概括完他与文俊辉的前因后果,灌了两口可乐,语气凉凉:“你们把权顺荣吓得快死了。”他指的上回撞见两人接吻那事儿。
全圆佑面对李知勋透心凉的语气颇有点无言,低头吃饭,李知勋食指在桌上敲了敲,眯着眼睛去看他战队老板:“我这里经济还没起来,怎么去推塔。”
“谈恋爱又不是打lol……”
“起码,”李知勋扯了扯嘴角,“别害你队友提前GG。”

/

李知勋觉得自己特别会立FLAG。
他千叮咛万嘱咐全圆佑别那么高调,他要小火慢熬改观权顺荣思想最后将笨仓鼠带回家——这小火还没开起来,全圆佑就一脚踢爆了煤气罐儿。

权顺荣和文俊辉商演回来,所谓小别胜新婚,文俊辉扔了行李就往战队小楼跑,给李知勋打了个招呼,噔噔噔上楼进了三楼全圆佑房间。
权顺荣后头跟着进来,他路过埋头打游戏的李知勋,拍了下肩膀就说:“俊尼落了东西让我给他拿过去,他们在楼上是吧全圆佑房间。”说罢迈开两腿就往上跑。
“啊?”李知勋没反应过来,等他转头看到权顺荣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才脸色一变跳起来,“权顺荣你等一下!”

不多时楼上传来权顺荣的惨叫声伴随巨大的关门声,拿着夹板过来给李知勋清算直播时数的尹净汉被吓了一跳,便看到李知勋推开椅子拔腿往楼上窜。

权顺荣很崩溃。
当他风风火火冲进全圆佑房间,目睹全圆佑的似曾相识棒放在文俊辉那最熟悉的陌生洞里,权顺荣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男人之间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全圆佑还一脸懊恼地说了句忘记锁门了!
如遭雷击的他被李知勋从全圆佑房门口拉进隔壁门口写着woozi的房间,安顿在小沙发上;那仓鼠脸还煞白煞白,李知勋观察了他的表情半晌冷静开口:“顺荣啊……”
权顺荣终于些许从崩溃中回过神来,便跳起来又要出去找全圆佑算账,被李知勋逮了回来:“你干嘛?”
“全圆佑那小子,怎么男人还做这种——”
“你就那么讨厌同性恋?”李知勋打断他的话。
权顺荣怔愣一下,望向李知勋,想了半天最后支支吾吾道:“如果是同性恋就会被……怎么可以!多疼啊!全圆佑这就是在欺负俊尼!再喜欢也不能欺负他啊!”他说着说着火气就上来了,要挣脱李知勋。
李知勋灵光一闪深吸一口气,狠狠攒紧了权顺荣的手:“所以你恐同是因为怕疼?”
权顺荣一时不知道李知勋这话题飞跃到哪儿跟哪儿,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

“……别去了,俊现在不会开心你过去。”李知勋叹了口气,道。
“为什么?”
“因为那不痛的,你干嘛打扰他们?”
权顺荣反问:“你怎么知道不痛?”

李知勋抬头,突然眼神真挚起来。
“不然我们试试?”

-FIN


番外。
隔日文俊辉遇到了权顺荣,目光犹豫欲言又止,不知从何解释。
权顺荣:俊尼啊,我明白了,凡事不能仅靠一己之见。
文俊辉:啊?
权顺荣:要亲身经历,你才会知道事物的好坏。
文俊辉:啊??

评论 ( 18 )
热度 ( 268 )

© 麵包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